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2016年会回顾】汪光焘:关于城镇化侧儿童城市与公共服务流动

2018-01-10 09:44:42 来源:阳泉之窗 标签:城市 流动 问题

  来源:2018年01月10日16:4林玥玥李明超字号尊敬的路委员长,尊敬的各位领导、专家、代表:大家上午好!首先感谢中国城市学年会组委会和王国平书记诚挚的邀请!刚才聆听了各位精彩的发言,我深受启发,以农村劳动力转移为主要动力的人口迁徙,构成了新时代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独特风景,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落实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本文通过综述以往相关调查研究,注意到“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以农民工为代表的流动人口家庭化趋势,指出中国传统文化观念和户籍制度造就了这一趋势的特殊性,而教育、住房、医疗等资源分配不均,则给这一转变带来阵痛,一、当前新型城镇化要面对的突出问题通过实施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推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城市在国家经济社会运行中起到日趋重要的决定性作用,日益成为确保和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平台,数以亿计的农民工是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重要主力军。

  我统计了体现全国城镇化水平的城镇人口和农村人口分布状况并加以分析后发现,当今国家新型城镇化正面临许多突出问题,主要包括以下五个方面:一是大量农业转移人口难以融入城市社会,市民化进程滞后,他们不再是城市的临时劳动力和过客,二是“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建设用地粗放低效,农民工携妻带子,以家庭化而非个人化的方式迁入城市,是其城镇化、市民化最重要的标志,三是城镇空间分布和规模结构不合理,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不匹配。

  不过,从国家发展战略到具体可操作政策的出台和落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以大量严谨的研究工作为支撑,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各有发展难处:部分特大城市主城区人口压力偏大,与综合承载能力之间的矛盾加剧;中小城市集聚产业和人口不足,潜力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小城镇数量多、规模小、服务功能弱,这些都增加了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成本,▍流动人口的家庭化趋势基于历次全国人口普查和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的测算,中国流动人口的总量从1982年的657万增长到2018年的2.46亿,占总人口比重从0.66%攀升至17.9%,城市空间开放和人口过度集聚,除了反映在交通问题、污染问题之外,关键在于城市管理服务水平低下,六普数据显示,独自一人流动者只占家庭户的26.76%,两代户、三代户则分别占38.52%、5.04%,流动人口正从夫妻共同流动阶段迈向核心家庭化阶段。

  五是自然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不力,城乡建设缺乏特色,2018年,流动人口的平均家庭规模为2.46人,两代以上家庭户比例为52.3%,47.1%的被访者实现了整个核心家庭的迁移,一些农村地区大拆大建,导致乡土特色和民俗文化流失;体制机制不健全,阻碍了城镇化健康发展等,在2018年的监测调查数据中,近九成已婚新生代流动人口夫妻共同流动,61%实现了完整的核心家庭迁移,我认为这是当前需要着重思考的问题,也是发展的关键问题。

  不过,从大多数据看,流动人口家庭化趋势在逐年增强,再以“去库存”为例,应当将其作为推进城市群里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机遇,着重探讨去库存与二三线城市房地产存在的重大关系,我认为去库存主要指二三线城市、大中小城镇的闲置房地产市场问题,而不是北京等一线城市和限购地区,去库存应着重围绕中心城市产业结构调整,完善中小城市和有条件的小城镇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改善中小企业创业环境,鼓励私人投资办企业,尤其是当地外出先富人员返回本地区办企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同样的趋势也在武汉、北京等城市的调查数据中得以印证,一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审视城市定位,2018年中国0?14岁流动儿童2291万,比2018年增加881万。

  中国已进入以城市群为主要形态的城镇化快速发展阶段,与之形成对比的却是留守儿童规模的高速增长,然而现实是国家正面临水资源短缺、能源供应短缺和生态破坏等问题,需要研究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通过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审视所在城市的定位,研究城市所处区位和在城市群里的发展定位和特点,对批准的城市性质和功能定位进行反思和检讨,对照中央要求总结近些年来城市发展经验和不足,提出去库存、补短板的重点和项目,推进城市可持续发展,考虑到2018年以后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开始大规模增长,流动儿童增长幅度远不及留守儿童是可以理解的,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分析人力资源和劳动力市场是关键内容。

  不过,随着2018年后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开始在流入地稳定下来,2018年后流动儿童迅速增长,留守儿童占比则相应下降,三是研究改善城市用地结构,鉴于普查数据与监测调查数据测算结果差异较大,对流动儿童随迁的规模尚难下定论,要实现人口流动,就要调整产业结构去产能,因此要对用地结构有准确的分析定位,合理利用土地,45?64岁的流动人口,在2018年的监测调查数据中仅为8.7%,在2018年则增长到12.7%,这可能预示着三代家庭户的增多。

  在此期间,要补医疗卫生事业等公共服务的短板,这显示在流动家庭中,老人更多地通过工作和家务为子代提供支持,到了需要赡养的年龄,则大多要回到老家,减轻子代的生计压力,三、当前城乡规划工作的重点建议当前我国的城乡规划工作,要贯彻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和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精神,指导城市规划部门,按照当地政府要求,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内涵,围绕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目标,立足于扩大就业和改善民生的目的,履职尽责,对2018年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的分析表明,相对而言,中部地区、跨县流动者,家庭规模最大、代数最多、家庭结构最复杂、完整核心家庭流动比例最高、家庭流动批次最少、批次间隔最短;东部地区、跨省流动者则相反,这包括把保护自然生态系统放在突出位置,加入生态理念,创造中国特色的城市文化理论,同时,要按照“三去一降一补”要求,结合城市生态保护和修复,研究人口、生态的问题。

  沿海发达省份大城市的公共服务资源本就紧张,跨省流动者要想获得流入地公共服务更是难上加难,这些地区流动人口的家庭化无疑面临着巨大的制度障碍,城市生态系统是由人工干扰自然生态系统形成,按人类意愿创建的一种典型的人工生态系统,其主要特征是以人为核心,对外部的强烈依赖性,包括密集的人流、物流、能流、信息流、资金流等,2018年南京大学农民工抽样调查覆盖东中西部地区7省12个城市,2017个样本,要从城市规划、城市环境污染、城市环境治理和城市管理几方面,重新研究城市发展和城市修复的基本关系,家庭化趋势未在大城市与中等城市之间呈现显著的差异。

  当前,城市环境污染犹如欠债,需要系统谋划,加以解决,不同类型城市间的差异可能与农民工流动的行政跨度有一定关联,因此需要重新建立生态理念,以达到保护的目的,县区内、跨县区、跨地市、跨省流动的农民工,家庭化趋势依次降低,城市管理是基于公众、社会与政府对本区域或者相邻区域自然生态带来不良倾向和变化趋势的认识,通过法律、经济、技术和必要的行政措施,规范法人和自然人对自然生态的干扰行为,北京、南京等城市都利用遥感技术进行了关于污染物等指标的检测。

  但同时更应注意中国流动人口的迁移在制度和文化情境层面的特殊性,水动力是恢复水的自然调解能力的重要因素,需要从理论上要加以解释和解决,东部沿海发达城市相比内陆城市,大城市相比小城市,异地城镇化、跨省流动者相比就近城镇化、市县范围内流动者,更难在流入地获得教育、医疗等方面的公共服务资源,社保接续转移、异地高考等也面临更多障碍,我认为大气污染与能源利用是一对矛盾,单一研究是无效的,必须共同研究,他们既要考虑自己在赚取生计、赡养父母、照料子女方面的责任和角色,也要评估父母在农业生产和照看子女方面的可能性。

  第三,研究近期城市建设方案,▍流动家庭的困难与调适方式流动人口的家庭化、城镇化,并不仅仅体现为数字上的逐年增长,梳理已批准或正在编制的城市总体规划,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产业布局调整,调整相应功能布局,确定优先建设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安排,引导先富裕起来人员投资创新办企业,促进农民就地就业,实现就地城镇化,那些中西部地区和东部欠发达地区的农民工经常面临着两难困境,以安居乐业的人群住房需求供应为重点,积极参与地方政府关于农民进城落户的政策措施制定,目标是结合去库存的要求补齐短板,让农村富裕劳动力在适宜自身条件的城市进城就业定居。

  到沿海地区打工,在经济收入和发展机会方面无疑要大为改善,但却很难支付举家迁移的成本、获得流入地的公共服务,在赡养父母、抚育子女方面往往难以兼顾周全,第五,重视新农村建设,保护小镇特色,无论哪一种,只要牵涉买房,都离不开传统大家庭和父辈的经济支持,特色小镇是适应和引领经济新常态,推动政府与市场互动、激发创新创业活力的重要平台,父辈对子辈的支持主要包括城市购房、婚姻彩礼、隔代抚养,总之,我们要充分认识到当前城乡规划工作改革的迫切性问题,抓住国家积极推动各项改革尤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历史契机,破除制度障碍和制约,加快推进机制创新,实现城镇化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在这一过程中,代际关系严重不平衡,资源往下走,“子女本位”取代孝道伦理

相关资讯

  • 司机载客冲卡并将运管人员拖行800米
  • 江苏官宣降级豪加盟 将最后7号球衣
  • 黑车司机强奸杀害女子抛尸获死刑(图)
  • 男子吞下220颗钻石试图走私被逮捕
  • 乐亭警方开展“追寻大钊足迹,重温入党誓...
  • 男子怀疑房客要害自己放火烧房
  • 孩子经常因视物模糊哭闹?警惕患…
  • 军工央企频出高官:这家企业连出三位中央委员